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协会刊物
“一带一路”联合国高峰论坛 ——人类共享中医药文明文化

    8月24日,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纪高峰教授参加了“一带一路”联合国高峰论坛,并做主旨发言,发言的题目是:人类共享中医药文明文化。

    纪高峰教授,安徽太和县百年华济堂中医世家传人、传统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现任农工党中央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中医药文化传播公益基金管委会主任、北京科技职业技术学院生命科学学院院长、英国伦敦中医学院及北京国际商务学院教授。纪高峰教授受邀参加联合国“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并做主旨演讲。成为首位在联合国高峰论坛上宣讲中国中医文明文化的中国人。

    现任联大主席H.E. Mr. Mongens Lykketoft出席了8月24号上午举行的开幕式并进行了主旨发言。出席此次高峰论坛的嘉宾还有: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主席、韩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大使 Mr.Oh Joon,加拿大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大使Mr.Marc-Andre Blanchard,突尼斯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大使 Mr.Riadh Ben Sliman,帕劳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大使Mr.Caleb Otto, 马尔代夫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大使Mr.Ahmed Sareer等国家驻联合国代表团代表。联合国公共信息部(DPI)高级官员、联合国经济社会事务部(UNDESA)高级官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高级官员、联合国妇女署高级官员、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战略高级官员、联合国伙伴关系办公室创始主席、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高级官员、联合国第66届NGO大会主席、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青年特使等联合国机构官员。

  “一带一路”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高峰论坛的主要目标是借助联合国平台,通过中国机构推动对“一带一路”各国的合作交流,并探求并促进“一带一路”国家长期合作渠道。此次专题论坛主要涉及的专题领域包括三个板块:中医药走进“一带一路”板块、“一带一路”文化共同体板块、企业投融资服务“一带一路”板块。各板块分别邀请了来自中国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重量级嘉宾代表,通过主旨发言和对话等多种形式,通过中医药、投融资和文化等不同领域深入探讨了“一带一路”国家的合作机会和前景。

“一带一路”联合国高峰论坛发言稿

《人类共享中医药文明文化》

发言人:纪高峰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

    我来自大洋彼岸,我是一名中国医生。医生用英文讲是Doctor,这个词还有个释义是博士。用中国话讲,大夫,博士,郎中都可以。

    中医之道:包容、有用

    在中国,医生是最接地气的职业,我们的同仁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乡村,都和百姓同呼吸共命运。我们的祖先炎帝,也就是神农氏,尝遍百草留下《神农本草经》。我们的祖先黄帝则深入生产实践、集思广益留下了《黄帝内经》。可见,我们的祖先也是两位中医。

    西学东渐,西方医学体系的科学性也在中国得到了广泛认可。时下,关于中国传统医学有不少争议,其焦点在于中医是否科学。我个人认为,科学是要靠实践检验的,而不是打口水战。医学是实践性非常强的学科,中医、西医学说有别,但治疗疾病目的是一致的,中西互补,可更好服务人类

    我本人在中国行医将近30年,也多次应邀到英国、日本、东南亚等国家讲述我的经历和经验,常常遇到这样的问题,“你的医术是哪里学到的?”我回答,“从爱里学到的”,我们中医的一个职业道德准则就是“悬壶济世”。医者仁心,从这个角度来讲,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以及全世界范围内,医生的心都是一样的。

    我的父亲、祖父、曾祖父都是医生,记载的历史有200多年。父传子、子传孙,一代一代向中国传统医学理论和实践更深处跋涉。我们从生长于深山里的一枚茶叶开始,经过近百道工序,浓缩成一粒药丸——茶丹。这数百道工序,用科学术语讲,就是提取、分离、合成。

   这只是中国传统医学的一个缩影。

   中国,医生是有大学问的人,上可治国,中可医人,下可治病。我们常说:不能成为良医则成为良相,翻译过来就是,不能成为好的中医,就只能当美国的国务卿。

   中国的传统医学,在过去被称作——医道,很多人问我,中医科学吗?我告诉他,中医药不是科学!他们很诧异,哈,是的,中医药在中国,被称为“道”,被称为真理!被称为道的都是真理,他代表着宇宙运行的规律,古人讲,道法自然,不可逆道而行,因为真理,代表着:正确的方向,正确的方法,正确的方式和正确的理论支持。所以说,中医不光是真理更是科学,但众所周知,科学是用来被否定和超越的,我们的医道也是传统科学、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实践科学、经验科学、更是动植物科学等等。我们都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们的中医药是现代医药科学的鼻祖,它的炼丹术是人类追求生命质量和长生美好愿望的产物,更是人类最早科学的雏形,我们现代的物理、化学、医学等,哪个不是从炼丹术得来的?看看我们的火药、合金,还有提取、分离、合成技术在4000年前就已经成熟了。现代医药技术的三大法宝,我们称西药的技术,不就是提取、分离、合成嘛,也就是近300年历史嘛,我们在三千多年前已经成熟掌握了这项技术,并且我们提取分离合成的丹药还是速溶、速效的,更是发酵性的活性药物,且贯穿了医药的五大剂型:汤,酊,膏,丹,散。这在世界人类科学发展史上也是罕见的。几千年的中国文明,留有著作典籍一百多万册,仅医药养生的著作就有三十多万部,这在人类生命健康发展史上也是独树一帜的。

   也正是怀着悬壶济世的职业理想,我们中医人数千年的传承,成就了中医药事业——人类共享中医药文明文化成果,这是人类共有的财富。这份宝贵的财富,是属于全人类的,孟子有言“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我希望未来,我们有更多的机会携起手来,为了人类的健康、快乐、幸福而努力!使全人类共享中医药文化文明。

   谢谢大家!

 

首页 | 产品展示 | 联系方式 | 合作单位 | 会员注册 | 沉香俱乐部

版权所有亚洲沉香文化协会 粤ICP备14010553号-6 | 技术支持:[网信]